<cite id="d1jdf"></cite>
<var id="d1jdf"></var>
<cite id="d1jdf"></cite>
<th id="d1jdf"></th>
<progress id="d1jdf"></progress>
<cite id="d1jdf"></cite><del id="d1jdf"></del>
<cite id="d1jdf"></cite>
<ins id="d1jdf"></ins>
<cite id="d1jdf"></cite>
<cite id="d1jdf"><video id="d1jdf"><menuitem id="d1jdf"></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d1jdf"><span id="d1jdf"></span></menuitem><var id="d1jdf"></var><cite id="d1jdf"><span id="d1jdf"></span></cite>
<var id="d1jdf"></var>
33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太古魂帝 > 第八百二十八章 分一杯羹
純文字㈢㈢小說網ωωω.ЗЗχ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

    “人還真不少啊!”

    經歷了兩天的不停趕路,葉天終于看到了那個擁有藍葉赤心草的遺跡山谷,只是此刻山谷外面,顯已經被烈家里三層外三層的圍了起來。

    兩天之前,葉天與元敏兒與元虎在一塊酒樓告別。

    等所有人都匯聚到一起之后,便朝著西北方向而去,待到一個沒有人的地方之后,葉天讓其他人都進入到星河世界之中,隨即施展出大自在逍遙游,全力趕路。

    “看樣子,山谷的封印并沒有解開!”

    葉天看了一眼,然后準備退回去一段距離,讓盛童等人出來。

    “那是……”

    然后,就在這個時候葉天的眼角突然看到一群身穿烈家制服高手,押著一三名異族修士來到山谷之外。

    “白玲瓏,他怎么在這里?”

    葉天看到,三名被押著的異族修士之中,其中一人,正是白玲瓏。

    看樣子,白玲瓏三人,應該也是發現了這里,但是烈家為了封鎖消息,便將這些人都抓了起來。

    “既然這樣,我還是先不要讓其他人出來了,否則目標太大,不好行動!”

    看到白玲瓏被抓,葉天不可能不出手相救,這樣一來,人多了反而更加容易暴露自己,而且其他人的修為有限,就算出來,也不一定能夠幫得上忙。

    “哈哈哈……”

    就在葉天準備行動的時候,突然從遠處的天際傳來一道大笑。

    “什么人!”

    葉天皺了皺眉頭,然后立刻隱藏身形,抬頭朝著另一個方向的天際看去,眼珠之中金光一閃,正是破妄之眼。

    “什么人裝神弄鬼,給我出來!”

    烈家修士們聽到了這個聲音,紛紛四面八方的尋找起來,引起了不小的騷動。

    葉天看到,在天際的邊緣處,一群神色冰冷的蠻族修士,正朝著山谷的位置極速飛行而來。

    “烈家的,你們的胃口未免也太大了吧?發現了遠古遺跡,居然還想封鎖起來,想要吃獨食,你們吃得下嗎?”

    那群神色冰冷的修士,在一個玄境巔峰修士的帶領之下,逐漸出現在了烈家修士的視野之中,他們可沒有葉天的破妄之眼,在葉天已經看出這些修士身上的氣息,與那寒絕公子比較相似之后,才剛好看到這些修士正以一個個的小黑點,從天際浮現出來。

    “這些人,應該是寒家人。他們的氣息與寒絕公子很相似,不過看來他們身上的寒氣,都不如寒絕公子精純,這恐怕是寒絕公子還有雪族血脈的原因!”

    葉天從這些人的身上流露出來的信息,判斷出,這些人應該是北方寒家的修士。

    烈家與寒家,一個在西北,一個在北,雙方距離閉關不算太遠,所以對于寒家修士會出現在這里,葉天倒也不覺得奇怪。

    烈家想要將消息完全封鎖死,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原來是寒家的朋友,這里可是我西北烈家的地盤,出現了遺跡,自然歸我西北烈家所有!”

    這時候,一名修為同樣處在歸元境巔峰的修士站了出來,一步踏出,身形拔地而起,升上半空之中,凌空而立,看著不斷接近的寒家人,冷冷說道。

    “西北也是北方,我寒家地處北方,這遠古遺跡自然應該歸我寒家所有才對!”

    寒家的那名領頭的歸元境巔峰修士哈哈笑道。

    “放屁,這里是我西北烈家的地盤,你寒家居然也妄想來分一杯羹,簡直是癡心妄想。”

    烈家的歸元境巔峰修士不屑的譏笑道。

    很快,寒家的眾多修士,來到了進出,紛紛立在半空之中,與烈家的這名歸元境巔峰的修士對峙。

    葉天看了一下,這群寒家的修士之中,除了一名領頭的歸于那經巔峰修士,居然還有一命一直站在隊伍之后,不說話的歸元境巔峰的強者。

    “想不到,寒家這一次出動了兩名歸元境巔峰的修士,看樣子的確是家大業大啊!”

    葉天心中暗笑。

    而烈家看到對方的陣仗,也不甘心,于是山谷中,再次出現了一名歸元境巔峰的修士,也是沖天而起,站到了先前那名歸元境巔峰修士的旁邊,也不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對方接近。

    這個時候,葉天算是見識到了蠻族這些真正的傳承了許多年下來的大家族的底蘊,為了一個不確定的遺跡,便直接派出了兩名歸元境巔峰的修士。

    這種實力,就算比起蠻荒城中的那些大家族,也是半點也不遜色,甚至比起蠻荒城中的大家族,底蘊還要深厚得多。

    “我說是誰呢?原來是寒白和寒夜兩位!”

    西北烈家的歸元境巔峰修士看到對方的兩名歸元境巔峰修士的一刻,便已經認出了對方的神風。

    那個領頭的修士,真神寒家的寒白。

    而另一個跟在大部隊最后的歸元境巔峰修士,叫做寒夜。

    “兩位兄臺來到了我西北烈家的地盤上,不去烈家喝茶,做座上賓,又何必跑到這荒郊野嶺的地方來遭罪?”

    “烈敬,你也不用打啞謎了!”

    這烈家的歸元境巔峰修士雖然說得客氣,但是寒家的修士卻是不吃這一套,直接說道:“我們之所以來這里,就算為了山谷中的遺跡來的!”

    “哦?”

    雖然已經猜到了對方的來意,那名叫做烈敬的烈家歸元境巔峰修士,還是故作驚訝的說道:“想不到寒家的消息這么靈通,離了這么遠,你們都收到消息了!”

    “哼,你也不用猜了!”

    那名叫做寒白的寒家修士,顯然不是一個喜歡廢話的人,直接說道:“不過是運氣好罷了,因我寒家的一名弟子,剛好就是最初發現這個遺跡的那群人之中的一個!”

    “原來如此!”

    烈敬就知道,對方會知道這個消息,顯然是有所準備而來:“這樣說起來,你們的確是運氣不錯!”

    “那么,我寒家的這名弟子呢?”

    寒白看著烈敬,淡淡的問道:“我看這里里里外外都是你盛家的弟子,那么我寒家的著名弟子,還有那些與他們一起發現遺跡的人呢?”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畢竟我烈家也是偶然發現了這里,我們來的時候,這里除了我蠻族弟子,沒有其他人!”

    烈敬不動聲色地說道。

    “哦?”

    這次輪到寒白驚訝了:“那么他們是什么人?”

    他看了一眼剛剛才被抓回來的白玲瓏等異族修士,有些疑惑的問道。

    “他們啊,他們是圖謀不軌,想要強行沖擊遺跡封印的人罷了!”烈敬笑呵呵的說道。

    “放屁!”

    突然,白玲瓏三人之中,其中一個生著一對獅子耳朵,一臉大胡子的妖族修士,怒吼了一聲。

    然后掙扎著從地上站起來,大吼道:“這個山谷明明是我們從蠻荒圣殿之中出來之后發現的對方。你們也太不講理了,強行霸占了不說,還將我們先前的這些人,都殺得干干凈凈!”

    “烈兄,看來你不老實啊!”

    那寒白嘆息了一聲,說道:“烈兄,自古寶物都是有德者居之,你們烈家這樣做,未免太失德了!恐怕不配獲得這個遺跡啊!”

    “我看啊,這個山谷還是讓給我們寒家的比較好!”

    寒白笑嘻嘻地繼續說道:“就當作你們殺了我寒家弟子的賠償好了!”

    “一個遺跡換一個你們普通弟子的性命,你們這個弟子是用天界的仙石做的嗎?居然這么值錢?”

    烈家歸元境巔峰的烈敬冷哼了一聲,隨后譏諷道。

    “烈兄,我這個弟子是不值錢,但是總歸是你們烈家殺了他,如是不給他討回公道的話,那么豈不是讓我寒家的其他人心寒嗎?”

    寒白笑著說到這里,突然語氣一轉,大笑道:“不過既然烈兄不答應的話,那么烈兄你出個條件吧!”

    “哼!”

    烈敬冷冷說道:“你是為了給你寒家的弟子討回公道?我還以為你是想要找個借口,分一杯羹呢?”

    “哼!”

    寒白被烈敬說中了心事,不由臉色一愣,隨即笑著說道:“這么說,烈兄你是不愿意賠償了?”

    “我山谷在我西北地域,自然里面的一切都應該屬于我烈家所有,你寒家越界了!”烈敬冷冷的說道。

    既然對方是沖著上古內的遺跡來得,而自己這邊也不可能讓山谷讓給寒家,那么最后恐怕免不了異常戰斗,看看到底是誰的拳頭比較厲害。

    強者為尊,弱肉強食,就是這么個道理。

    “既然如此,我也就不藏著掖著了,咱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吧!”

    寒白說道:“這山谷遺跡,我寒家要一半!”

    “笑話,你是耳朵不好使,還是聽不懂我的話?”

    烈敬哈哈一笑,這里的確是如他所說,乃是西北地界,他烈家在這里,占據了天時地利,人也要比寒家多出許多,動起手來,還真的不需要害怕。

    所以,別說一半,就算是一件東西,他都是不可能答應的。

    “別說一半,一點都不行!你若是不服氣,就動手將我們趕走,這就說明你有本事,我絕對一句話都不會說,轉身就走!”

    “哼!”

    寒白臉色一沉,怒道:“姓烈的,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已經給出我最大的讓步了,你不要得寸進尺,我寒家也不是好惹的!”

    “怎么,要動手嗎?”

    “動手就動手,你以為我會怕你嗎?”

    說著,雙方的火氣越來越大,眼看這場大戰,一觸即發。

值得書友收藏的33小說網 м.③③χs.cóм
大赢家篮球比分

<cite id="d1jdf"></cite>
<var id="d1jdf"></var>
<cite id="d1jdf"></cite>
<th id="d1jdf"></th>
<progress id="d1jdf"></progress>
<cite id="d1jdf"></cite><del id="d1jdf"></del>
<cite id="d1jdf"></cite>
<ins id="d1jdf"></ins>
<cite id="d1jdf"></cite>
<cite id="d1jdf"><video id="d1jdf"><menuitem id="d1jdf"></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d1jdf"><span id="d1jdf"></span></menuitem><var id="d1jdf"></var><cite id="d1jdf"><span id="d1jdf"></span></cite>
<var id="d1jdf"></var>

<cite id="d1jdf"></cite>
<var id="d1jdf"></var>
<cite id="d1jdf"></cite>
<th id="d1jdf"></th>
<progress id="d1jdf"></progress>
<cite id="d1jdf"></cite><del id="d1jdf"></del>
<cite id="d1jdf"></cite>
<ins id="d1jdf"></ins>
<cite id="d1jdf"></cite>
<cite id="d1jdf"><video id="d1jdf"><menuitem id="d1jdf"></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d1jdf"><span id="d1jdf"></span></menuitem><var id="d1jdf"></var><cite id="d1jdf"><span id="d1jdf"></span></cite>
<var id="d1jdf"></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