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1jdf"></cite>
<var id="d1jdf"></var>
<cite id="d1jdf"></cite>
<th id="d1jdf"></th>
<progress id="d1jdf"></progress>
<cite id="d1jdf"></cite><del id="d1jdf"></del>
<cite id="d1jdf"></cite>
<ins id="d1jdf"></ins>
<cite id="d1jdf"></cite>
<cite id="d1jdf"><video id="d1jdf"><menuitem id="d1jdf"></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d1jdf"><span id="d1jdf"></span></menuitem><var id="d1jdf"></var><cite id="d1jdf"><span id="d1jdf"></span></cite>
<var id="d1jdf"></var>
33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修仙界盜墓賊 > 東西留下
純文字㈢㈢小說網ωωω.ЗЗχ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

    進化之血出現瞬間就消失,和一直散著誘惑的味道是決然不同的兩種情況。

    前一種,只會讓變異生命流連不去,而后者,卻可以讓它們變得瘋狂。

    對于智慧很高的高等級變異生命來說,無論人類如何做,它們都知道進化之血就在輪盤處產生,它們有理由癲狂。可也正因為它們有智慧,因為它們進化等級高,所以它們是各自種群的王者,它們可以控制住**,懂得趨利避害,也有其他的方式來穩重進化。

    想要,怕死,這就是之前鼠王尸王這些人王者的心理狀態。

    可下面低等級的進化生命不同,它們的本能依然會占據上風,它們抵擋不住進化之血這種級別的誘惑。

    所以當紅把一滴進化之血拿在手里之后,這些變異生命都瘋狂起來,連它們的王也無法阻止。

    “怎么會這樣?”

    “生了什么?”

    這是耀世軍的人心**同的疑惑。

    怎么剛才還沒有事,現在突然都亂了。

    之前有說有笑還可以回頭看輪盤的耀世軍戰士,這一下受到的壓力猛然激增,幾乎在瞬間外圍就有幾個沒準備的進化者被擊殺,尸體被拽離了隊伍,幾秒鐘后就被分尸,變成了喪尸的腹中餐。

    白袍的第七次轉動停在了卡片區,可是這已經不能讓他們感到一絲喜悅,因為再好的東西,也沒有生命重要。

    他們突然之間現,好像要走不了了。

    “撤退!”

    小九哥當機立斷。也顧不得繼續轉動輪盤了,就下達了撤退的命令。

    同時,他終究是四星進化者,很敏銳的現了這些變異生命的目標。

    “是那個紅女人!”

    之前耀世軍不是沒有注意過這個紅頭的女人。在觀察了許久之后認定,這是一個全新類型的喪尸,魔晶沒有生在額頭,應該是在其他的部位,否則不會身處喪尸群中而悠然自得。

    在動的前一刻。更是看到這個女喪尸親手讓尸群陷入了混亂。

    可是它為什么會拿著進化之血到了這里?把周圍的變異生命都吸引到了它這里?即便它是四級的存在,可是在進化之血的誘惑下,那些二級三級的喪尸足以撕碎了它。

    周圍的尸群越來越密集,耀世軍沖了幾次,可是都遭到最激烈的攻擊,小九哥觀察了一下形勢,立刻帶人又退回到了輪盤之下。

    因為他現如果在原地堅持情況還好一些,那些變異生命攻擊他們只是因為他們擋住了去路,耽擱了它們去尋找進化之血。而如果他們突圍,變異生命可就不會那么客氣了。生命受到了威脅下的反擊,自然要比驅離路障用力大的多。

    “小九哥,這樣不行,喪尸太多了,我們堅持不了太久!”

    白袍身上濺到了很多污血,整個人沒有了剛才的瀟灑,顯得極為狼狽,僅僅一分鐘,他的遭遇就從天上掉到了地上。

    小九哥面色陰沉,經常掛在臉上和煦的微笑已經不見。他現,自己今天有些輕敵和草率了。

    末世開始前提前知曉,末世開始后實力突飛猛進,現在更是到了已經開始攻打絕地的程度。

    這讓他不自覺之間就有些輕視絕地外面的世界。認為這里的危險和絕地之中相比過于小兒科。

    就比如今天的計劃,是他看到了有人行動,觀察了形勢之后當場做出的決定,小九哥之前認為計劃沒問題,甚至這次行動可以稱之為把握時機的教科書,但現在看來。還是太草率了。

    他忽略了太多的問題。

    小九哥閉上了眼睛,他之前受過的嚴格訓練讓他知道此刻最重要的不是自我檢討,而是最快的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

    “殺了她!”

    很快,小九哥就在同伴的慘叫聲中找到了辦法!

    只要殺掉那個紅喪尸,它就會失去對周圍喪尸的壓制,進化之血就會瞬間被吃掉,只要沒有了進化之血,尸群就會再次失去目的性,那個時候他們的離開將會壓力大減!

    潘多拉滅世弩開始轉動,幾個呼吸之后就對準了正在用精神力極力壓制周圍已經瘋狂尸群的紅。

    白光一閃,弩箭已經呼嘯而出!

    紅眼中的血絲密布,就和她剛剛‘出生’時一樣。

    這是精神力消耗過大的副作用,面對瘋狂的喪尸,她等同于四級進化的實力根本不足以完全壓制,她只能用精神力配合實力來震懾尸群。

    可是情況非常糟糕,短短的兩三分鐘內,周圍的尸群已經暴躁到無以復加的程度,或許下一秒,就要沖破她的精神力場,然后把她淹沒撕碎。

    也就在這個時候,雪上加霜的一箭射了過來。

    紅雙手中突然冒出了密密麻麻的荊棘藤條,瞬間形成了一個巨大的荊棘牢籠,把她自己保護在了其中,接著紅的頭也變成了巨大的球體,把她包裹住。

    巨弩幾乎在紅完成防御的下一秒射了進來。

    那些堅韌的荊棘,在弩箭面前脆弱得如同瓷器,只阻擋了剎那就碎掉了,接著就是紅那滿頭的絲。

    白色的弩箭仿佛在絲團面前停滯了一秒,出的光暈好像都波動了一下,給人以片刻的希望,然后……也碎掉了。

    弩箭噗的一下射入了紅的右胸,無匹的力量竟然把她直接帶出去數米才停下。

    紅的整個身體已經被穿透,如果不是荊棘和頭的阻擋,這一箭會射中她的脖子,然后直接切掉頭顱。

    紅的臉色無比蒼白了起來,身上的能量波動明顯變得極度虛弱。

    這一弩箭雖然沒有直接要了她的命,可是卻讓破壞了她的身體,也就是她人傀的身體堅韌,如果換成人類,五臟六腑血管經絡,必定在這一擊之下全部壞掉。

    小九哥臉色輕松了一下,耀世軍的其他人也微微松了口氣。

    可下一秒,臉色卻都變了。

    他們看見那個被射穿的紅喪尸,把那滴進化之血直接扔到了嘴里!

    視角轉移,耀世軍和紅隔著尸群在進行生死交鋒,之前這些不之客一直關注的葉鐘鳴也動了,他靈活地穿越戰場,然后在弩箭射出的那一刻,站到了鼠王的面前。

    看到葉鐘鳴,鼠王露出了鋒利的獠牙。

    它自然不會忘記這個男人,一個把它戲耍了數次還依然好好活著的渺小人類。

    從手下的身后站出來,鼠王瞪視著葉鐘鳴,就要下達攻擊的命令。

    這個愚蠢的人類,竟然就那么一個人站在了自己的面前,站在了百萬變異動物陣營的面前,真的是找死!

    既然這樣,成全你又如何!

    鼠王舔舔嘴唇,覺得吃掉這個人類自己就可以進化到五級,而不用去爭奪什么進化之血。

    可馬上,它那不大的小眼睛就脹大了不少。

    鼠王看見這個人類不慌不忙的抽出了一把綠色級別的長弓,還有一支……白色級別的羽箭!

    本來站直的身體,立刻就微微弓了一些。

    鼠王想罵街,如果他知道罵街是什么意思的話。

    剛才那座弩塔讓它的汗毛都豎了起來,現在又有了這把長弓,給它的感覺竟然都是一樣的!

    這幫該死的人類,為什么花樣就這么多?

    接著,沒等鼠王想好應對的辦法,它愣然的看著這個人類竟然把這張弓背到了背后。

    這……

    鼠王有些暈,不知道這人類究竟是什么意思。

    不過馬上它就知道了,因為一把紫色的槍,槍口對準了它。

    鼠王立刻趴下了,急吼吼地把幾個手下拉到了自己面前,擋住了它肥胖的身軀。

    尼瑪!

    白色和綠色級別的還不夠。現在竟然還出現了紫色!

    紫色啊!

    鼠王用它的長尾巴都能感覺到,這個級別的武器,別說它現在只是四級,就是五級了,甚至六級了,都可以對它造成致命的威脅!

    這種級別的裝備。壓根就不應該是現在這個時候出現的。

    它從手下身體之間的縫隙望了過去,再次確定,這東西貨真價實,并且真的可以擊發,因為上面已經閃動起了光芒!

    那個人類臉上帶著若有若無的微笑,接著他腳下突然亮起了光芒。

    鼠王順著光芒望了下去,就看到了一雙金色級別的鞋子。

    踏血戰靴!

    鼠王自然不認識踏血戰靴,但這并不妨礙它意識到這是一雙可以增加速度的鞋,想想之前自己追著這個人都沒追上。它就知道是這雙鞋子的能力。

    如果是這樣,擁有了絕對的速度,擁有了紫色的武器,那么如果他真的要殺死自己,那……

    鼠王想著想著,渾身的毛都豎立了起來。

    它害怕了,真的害怕了!

    鼠王覺得自己太悲劇了,來到這里之后。就被惡龍壓住,做什么都縮手縮腳。接著,惡龍跑了,被這個人類壓制,讓人家轉動了輪盤。今天,又被那個高大的弩塔壓制,生怕自己被射成篩子。現在,又被這個人一身的豪華裝備壓制,連頭都不敢露。

    這哪tm是鼠王應該過的生活,這tm和以前偷油吃的日子有什么區別!

    “滾遠點,我不殺你。”

    葉鐘鳴冰冷的聲音一字一句地傳入到了鼠王的耳朵中。讓它產生了立刻答應的沖動。

    它轉動了幾圈小眼睛,總覺得哪里不太對,可是沒等繼續向下想,他就聽到了一絲滋拉的聲音。

    鼠王立刻弄明白了怎么回事。

    那個人類,竟然……開槍了!

    擋在鼠王面前的數個手下,突然變成了焦黑的黑炭,一些參與的小小閃電還在向著它飛來!

    鼠王什么都顧不得了,狼狽地向后逃去,逃了十米才停住,回過頭,它看到那個人類的這一槍,至少干掉了自己十多個手下。

    這是什么威力!?

    這十多個手下,可都是鼠王最心腹的手下啊,全部都是三級!

    那個吃掉了進化之血,幸運的和鼠王成為同級別存在的變異老鼠,嚇的吱吱叫,跑到了鼠王的身邊,兩個四級站在一起,才有了些許面對這把紫色武器的勇氣。

    葉鐘鳴好整以暇地向前走了三步,然后再次冷冷地看了鼠王一眼。

    “滾。”

    鼠王立刻帶著手下滾了。

    葉鐘鳴暗暗松了口氣,這鼠王,膽子的確不大,它也太聰明,以至于考慮的事情太多,想的多了,難免就多疑,人類是這樣,變異生命也是這樣。

    其實葉鐘鳴手中的魔晶并不多,鼠王只要躲過了最開始的攻擊,那么葉鐘鳴想殺鼠王幾乎是不可能的。

    他血統也已經用過了,對鼠王的威脅大減。

    并且就算葉鐘鳴殺掉了鼠王,他又如何面對百萬變異動物陣營?真打殺起來,同歸于盡是一定的。

    可惜鼠王怕了,而它還是變異陣營的王。

    有的時候,看待變異生命,可以把它們放到平等的位置上,象觀察人類一樣觀察它們,這樣就會發現,很多事情其實用人類的辦法也是可以解決的。

    葉鐘鳴是重生的,所以他懂得這個道理,否則,換成其他人,是不會孤身一人站在變異陣營面前讓人家滾蛋的,因為誰都會認為這是不可能的。

    可偏偏,事實就是這樣。

    你不能只看到事情解決時好像很輕松,卻看不到為了這份‘輕松’所要具備的眼光和勇氣。

    “你……很厲害。”

    語婆不知道什么時候到了葉鐘鳴的身邊,因為她找到了一個合作的基礎。

    “那些人……我可以……不放過,你,給我,血。”

    葉鐘鳴笑了,和這種有智慧的生命交流真的省力氣,他也是這么想的。

    “一滴。”

    “不……行,紅,她受傷了,你……沒有了幫手,我需要……五滴,這并不過分。”

    “不不不,最多兩滴,否則我就讓紅發跑出來,然后尾隨這些人類追殺過去,你知道我有能力讓紅發瞬間成為五級。”

    語婆沉默了,她知道葉鐘鳴說的是事實,這個男人的手里,還有進化之血。

    “三滴,以后,我們是……朋友。”

    葉鐘鳴真的詫異了一下,這個語婆,竟然還知道朋友的含義。

    “朋友……好吧,這兩個字,的確值一滴進化止血。”葉鐘鳴點點頭:“好,三滴,以后我們是,朋友。”

    一個人類,一個喪尸,在精準輪盤之下,握了握手。

值得書友收藏的33小說網 м.③③χs.cóм
大赢家篮球比分

<cite id="d1jdf"></cite>
<var id="d1jdf"></var>
<cite id="d1jdf"></cite>
<th id="d1jdf"></th>
<progress id="d1jdf"></progress>
<cite id="d1jdf"></cite><del id="d1jdf"></del>
<cite id="d1jdf"></cite>
<ins id="d1jdf"></ins>
<cite id="d1jdf"></cite>
<cite id="d1jdf"><video id="d1jdf"><menuitem id="d1jdf"></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d1jdf"><span id="d1jdf"></span></menuitem><var id="d1jdf"></var><cite id="d1jdf"><span id="d1jdf"></span></cite>
<var id="d1jdf"></var>

<cite id="d1jdf"></cite>
<var id="d1jdf"></var>
<cite id="d1jdf"></cite>
<th id="d1jdf"></th>
<progress id="d1jdf"></progress>
<cite id="d1jdf"></cite><del id="d1jdf"></del>
<cite id="d1jdf"></cite>
<ins id="d1jdf"></ins>
<cite id="d1jdf"></cite>
<cite id="d1jdf"><video id="d1jdf"><menuitem id="d1jdf"></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d1jdf"><span id="d1jdf"></span></menuitem><var id="d1jdf"></var><cite id="d1jdf"><span id="d1jdf"></span></cite>
<var id="d1jdf"></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