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1jdf"></cite>
<var id="d1jdf"></var>
<cite id="d1jdf"></cite>
<th id="d1jdf"></th>
<progress id="d1jdf"></progress>
<cite id="d1jdf"></cite><del id="d1jdf"></del>
<cite id="d1jdf"></cite>
<ins id="d1jdf"></ins>
<cite id="d1jdf"></cite>
<cite id="d1jdf"><video id="d1jdf"><menuitem id="d1jdf"></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d1jdf"><span id="d1jdf"></span></menuitem><var id="d1jdf"></var><cite id="d1jdf"><span id="d1jdf"></span></cite>
<var id="d1jdf"></var>
33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大明鐵衛 > 第三百六十七章 震驚朝野的捷報
純文字㈢㈢小說網ωωω.ЗЗχ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

    議論紛紛中,王承恩帶著幾個宦官從側門走出來,高聲喊道:“皇上駕到!”

    隨著崇禎的出現,群臣跪下齊聲說:“參見陛下。”

    崇禎坐在龍椅上,朗聲說:“眾愛卿平身。今日可有事啟奏?”

    儀式化的流程走過之后,楊嗣昌迫不及待地站了出來,朗聲說:“臣有本啟奏。”

    崇禎眼神中掠過一絲猶豫,他知道楊嗣昌要說什么,而且都是自己默許的,但是不是他想要的結果,內心深處也不知道。

    他遲疑了幾秒鐘,然后開口:“愛卿有何事啟奏?”

    楊嗣昌毫不猶豫地說:“臣彈劾山東威海衛指揮使陳雨,其罪狀有二:第一,瞞天過海、蓄練私兵,似有不臣之心;第二,鳩占鵲巢,盤踞藩屬,敗壞大明聲譽。”

    幾個與楊嗣昌私下關系很好的給事中紛紛站出來,大聲說:“本兵所言極是,臣附議。”

    崇禎清了清嗓子,問道:“愛卿指責陳雨蓄練私兵、有不臣之心,此話怎講?”

    楊嗣昌哼了一聲:“他只是一個小小的衛指揮使,按軍制,麾下兵額只能是五千六百人,然而據說其編練了萬余大軍,翻了一倍,如果不是有不臣之心,怎么不喝兵血、吃空餉,反而貼銀子大肆練兵?”

    如果陳雨聽到這句話,說不定會一記耳光抽上去。tmd,自掏腰包練就強軍成了不臣之心,反倒是喝兵血、吃空餉是政治正確,這是什么邏輯。

    唐世濟望著意氣風發的楊嗣昌,心想,這個入京才不久的家伙,這么短的時間內就坐穩了兵部尚書之位,而且取得了崇禎的信任,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只怕不出兩年就會入閣,然后再熬幾年首輔位置也是可以爭一爭的。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自己在左都御史上的位置上四平八穩,沒有什么機遇的話,只怕要干到致仕了,入閣希望渺茫。

    他對自己說:拼一拼試試吧,在沒有更好的機緣的情況下,劍走偏鋒才能闖出機會。上次協助陳雨彈劾刑部左侍郎惠世揚,在皇帝心中留下了不錯的印象,但還不足以推自己入閣,現在仍然可以站在陳雨這個幸運星的一邊,碰碰運氣,否則跟風附和楊嗣昌的話,別說喝湯了,味都聞不到,肉都會被楊嗣昌一個人獨吞。

    他咬咬牙,站了出來:“陛下,臣有不同看法。”

    崇禎意外地看著他:“唐愛卿,你有不同看法?哦,那你說說看。”

    唐世濟組織了一下語言,慎重地說:“陛下明見:陳雨雖然練兵有萬余,可是他不僅僅是威海衛指揮使,還兼任鐵山衛指揮使,兩個衛的定額加起來,一萬有余,蓄練私兵一說就不成立了。”

    楊嗣昌咯噔了一下,怎么忘了這茬?他接替服食大黃求死的張鳳翼擔任兵部尚書的時間不長,對陳雨的任命情況并不是太熟悉,忘記了還有個新設的鐵山衛。被唐世濟這么一說,就不攻自破了。

    他繃著臉說:“就算兵額沒有超限,但是盤踞鐵山,禍亂朝鮮總不是構陷吧?一個大明的衛指揮使,跑到藩屬國的境內興風作浪,擾民甚之,難道不會敗壞我大明天朝上國的聲譽嗎?”

    唐世濟既然站了出來,又怎么可能退縮?即便對方咄咄逼人,可是說到辯論,他不是針對誰,身為言官之首,浸淫此道十余年的功力,豈是楊嗣昌一個督撫出身的官員能比擬的。

    他輕巧地避開了對方指責的重點,換了個角度解讀:“是不是擾民,會不會敗壞大明聲譽我不知道,但陳雨在鐵山和遼河接連擊敗韃子的戶部承政馬福塔、英郡王阿濟格、饒余貝勒阿巴泰,迫使皇太極退兵,破壞了韃子臣服朝鮮,全力南下的策略。瑕不掩瑜,即使他有什么不是,僅憑這份功勞,旁枝末節的問題都可以不用計較。”

    楊嗣昌又是一滯,這一招他也接不住,在實打實的功勞面前,品性、口碑什么的,都不重要。

    他有些焦躁起來。要想實現他“攘外必先安內”的政治意圖,犧牲陳雨,換來與清廷的和平是一條唾手可得的捷徑,為了自己立下不世之功偉業的愿望,必須要把對陳雨的打壓進行到底。

    楊嗣昌眼中閃過一絲厲色:“憲臺說的有理。可是鄙人想問一句:武人為國盡忠,做好份內之事即可,為什么陳雨非得跑到海外去偷偷摸摸練兵?為什么他愿意在朝廷撥付錢糧不足的情況下自掏腰牌貼補軍隊?事出反常必有妖,憲臺只看到了他立下功勞,卻看不到包藏禍心的可能孤懸海外、擁兵自重,焉知不是安史之流?”

    唐世濟搖了搖頭,對手這么無賴,連安祿山、史思明的例子都用上了,涉及如此敏感的問題,辯論還怎么玩下去?

    崇禎被楊嗣昌說得都有些心驚肉跳了。他倒不是擔心一個衛指揮使敢造反,而是擔心陳雨走上祖大壽、左良玉等軍頭的老路,或割據一方,或擁兵自重,讓他這個皇帝都不敢輕易處置,打不得罵不得,費錢糧無數,卻不能如臂使指。

    唐世濟看了看崇禎的臉色,覺得沒有勝算,心灰意冷,正打算退下去,此時大殿門口卻出現一陣喧嘩,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一名通政司的官員捧著一封奏折,在司禮監隨堂太監方正化的帶領下來到金鑾殿門口,大聲稟報:“有急報呈送陛下,片刻不敢耽擱:朝鮮大捷,威海衛指揮使陳雨率部全殲韃子一萬余人,重創肅親王豪格、生擒安平貝勒杜度!”

    這個消息宛如投入人群的原子彈,登時把整個金鑾殿都炸沸騰了。全殲一萬余人,重創一個親王,生擒一個貝勒,這不是做夢吧?即便是膽子再大的人,也不敢往這個方向想。

    崇禎以為自己幻聽了,遲疑著召方正化等人進殿,然后從王承恩手中接過了那份捷報,仔細端詳了好幾遍,確認無誤后,手開始抖了起來,哆嗦著問:“杜度人在何處?”

    方正化喜氣洋洋地稟報:“已經一并押解入京,在宮外等候。”一副與有榮焉的模樣,好像立功的是他自己。

值得書友收藏的33小說網 м.③③χs.cóм
大赢家篮球比分

<cite id="d1jdf"></cite>
<var id="d1jdf"></var>
<cite id="d1jdf"></cite>
<th id="d1jdf"></th>
<progress id="d1jdf"></progress>
<cite id="d1jdf"></cite><del id="d1jdf"></del>
<cite id="d1jdf"></cite>
<ins id="d1jdf"></ins>
<cite id="d1jdf"></cite>
<cite id="d1jdf"><video id="d1jdf"><menuitem id="d1jdf"></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d1jdf"><span id="d1jdf"></span></menuitem><var id="d1jdf"></var><cite id="d1jdf"><span id="d1jdf"></span></cite>
<var id="d1jdf"></var>

<cite id="d1jdf"></cite>
<var id="d1jdf"></var>
<cite id="d1jdf"></cite>
<th id="d1jdf"></th>
<progress id="d1jdf"></progress>
<cite id="d1jdf"></cite><del id="d1jdf"></del>
<cite id="d1jdf"></cite>
<ins id="d1jdf"></ins>
<cite id="d1jdf"></cite>
<cite id="d1jdf"><video id="d1jdf"><menuitem id="d1jdf"></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d1jdf"><span id="d1jdf"></span></menuitem><var id="d1jdf"></var><cite id="d1jdf"><span id="d1jdf"></span></cite>
<var id="d1jdf"></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