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1jdf"></cite>
<var id="d1jdf"></var>
<cite id="d1jdf"></cite>
<th id="d1jdf"></th>
<progress id="d1jdf"></progress>
<cite id="d1jdf"></cite><del id="d1jdf"></del>
<cite id="d1jdf"></cite>
<ins id="d1jdf"></ins>
<cite id="d1jdf"></cite>
<cite id="d1jdf"><video id="d1jdf"><menuitem id="d1jdf"></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d1jdf"><span id="d1jdf"></span></menuitem><var id="d1jdf"></var><cite id="d1jdf"><span id="d1jdf"></span></cite>
<var id="d1jdf"></var>
33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1627崛起南海 > 第1648章 令人絕望
    海漢威嚴級戰艦的噸位都在一千七百噸以上,幾乎比“圣迭戈”號大了一半。而單側船舷部署的最大艦炮數目可達二十五門,也比“圣迭戈”號足足多出了一倍,至于艦炮的性能和威力,也是海漢一方明顯占優。兩艘威嚴級戰艦從左右兩邊將“圣迭戈”夾在中間,然后就是劈頭蓋臉地一通炮轟。

    像這樣的艦炮對轟作戰,還是有一些戰術要講究的,比如海漢戰艦的戰術便是先集火打擊對方的炮位,力求在最短時間內削弱乃至消滅對方的反擊能力,如果運氣好命中了炮位附近的火藥桶,那就更是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了。至于西班牙一方,他們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禱下一刻不會被炮彈擊中,這樣還能有機會向敵方再次開火。

    部署在威嚴級戰艦甲板上的十二磅炮主要發射葡萄彈,針對的打擊對象便是敵船的甲板人員,而部署在下層甲板的大口徑艦炮則是用來打擊破壞對方的炮位和船身。在非常短的交火時間內,海漢戰艦發射的炮彈便摧毀了“圣迭戈”號上過半的艦炮,船身上被炸開了幾個面積非常大的豁口,仿佛是被什么怪獸咬掉了一塊似的。

    胡安倒是還幸運地活著,身上甚至都沒什么傷,依然可以指揮作戰,但他身邊的人可就沒這種幸運了,他的兩名副官都在敵艦的炮火打擊中不幸中彈身亡了。所以他只能把自己的勤務兵臨時提拔為副官,讓其傳達自己的命令。只是這個時候“圣迭戈”號上的傷亡人員實在太多,船上很多崗位都已經無人值守,局面快要陷入到失控的狀態了。

    不過這個時候的胡安已經打紅了眼,也顧不上考慮如何撤離戰場了,只是下令船上剩余的船員盡量填補到艦炮所在的位置,不惜一切代價向敵艦繼續開火。

    但要將戰斗決心轉化成戰斗力,并不僅僅只是憑著一股血氣就能實現的,“圣迭戈”號上的西班牙人雖然大多悍不畏死,可這艘船的現狀卻并不足以支撐他們的戰斗決心了。船上的二十多門火炮,這個時候還能保持正常作戰的已經不足十門,或許夾在兩邊的敵艦再進行兩三輪炮擊之后,這僅存的一點火力輸出也會宣告終結。

    果然很快剩下的幾門火炮也被海漢戰艦一一點名,變成了啞炮。胡安自知這番交戰恐怕難以幸免,便下令向船員們發放火槍,準備作最后的抵抗。但這個時候仿佛奇跡出現,兩艘威嚴級戰艦竟然主動駛離了“圣迭戈”號。

    “這一定是上帝聽到了我們的祈禱!”有船員對于這個景象大感不解,只能將其歸結于神跡了。

    但胡安卻不這么認為,他可從來沒聽說海漢人有什么特別的宗教信仰,祈求上帝真的能對這些窮兇極惡的異教徒起作用嗎?那上帝就應該幫助自己早早擊敗他們才對,而不是在絕望關頭才顯靈。

    本書首發創世中文網,為防盜以下內容稍后重新編輯

    海漢威嚴級戰艦的噸位都在一千七百噸以上,幾乎比“圣迭戈”號大了一半。而單側船舷部署的最大艦炮數目可達二十五門,也比“圣迭戈”號足足多出了一倍,至于艦炮的性能和威力,也是海漢一方明顯占優。兩艘威嚴級戰艦從左右兩邊將“圣迭戈”夾在中間,然后就是劈頭蓋臉地一通炮轟。

    像這樣的艦炮對轟作戰,還是有一些戰術要講究的,比如海漢戰艦的戰術便是先集火打擊對方的炮位,力求在最短時間內削弱乃至消滅對方的反擊能力,如果運氣好命中了炮位附近的火藥桶,那就更是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了。至于西班牙一方,他們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禱下一刻不會被炮彈擊中,這樣還能有機會向敵方再次開火。

    部署在威嚴級戰艦甲板上的十二磅炮主要發射葡萄彈,針對的打擊對象便是敵船的甲板人員,而部署在下層甲板的大口徑艦炮則是用來打擊破壞對方的炮位和船身。在非常短的交火時間內,海漢戰艦發射的炮彈便摧毀了“圣迭戈”號上過半的艦炮,船身上被炸開了幾個面積非常大的豁口,仿佛是被什么怪獸咬掉了一塊似的。

    胡安倒是還幸運地活著,身上甚至都沒什么傷,依然可以指揮作戰,但他身邊的人可就沒這種幸運了,他的兩名副官都在敵艦的炮火打擊中不幸中彈身亡了。所以他只能把自己的勤務兵臨時提拔為副官,讓其傳達自己的命令。只是這個時候“圣迭戈”號上的傷亡人員實在太多,船上很多崗位都已經無人值守,局面快要陷入到失控的狀態了。

    不過這個時候的胡安已經打紅了眼,也顧不上考慮如何撤離戰場了,只是下令船上剩余的船員盡量填補到艦炮所在的位置,不惜一切代價向敵艦繼續開火。

    但要將戰斗決心轉化成戰斗力,并不僅僅只是憑著一股血氣就能實現的,“圣迭戈”號上的西班牙人雖然大多悍不畏死,可這艘船的現狀卻并不足以支撐他們的戰斗決心了。船上的二十多門火炮,這個時候還能保持正常作戰的已經不足十門,或許夾在兩邊的敵艦再進行兩三輪炮擊之后,這僅存的一點火力輸出也會宣告終結。

    果然很快剩下的幾門火炮也被海漢戰艦一一點名,變成了啞炮。胡安自知這番交戰恐怕難以幸免,便下令向船員們發放火槍,準備作最后的抵抗。但這個時候仿佛奇跡出現,兩艘威嚴級戰艦竟然主動駛離了“圣迭戈”號。

    “這一定是上帝聽到了我們的祈禱!”有船員對于這個景象大感不解,只能將其歸結于神跡了。

    但胡安卻不這么認為,他可從來沒聽說海漢人有什么特別的宗教信仰,祈求上帝真的能對這些窮兇極惡的異教徒起作用嗎?那上帝就應該幫助自己早早擊敗他們才對,而不是在絕望關頭才顯靈。海漢威嚴級戰艦的噸位都在一千七百噸以上,幾乎比“圣迭戈”號大了一半。而單側船舷部署的最大艦炮數目可達二十五門,也比“圣迭戈”號足足多出了一倍,至于艦炮的性能和威力,也是海漢一方明顯占優。兩艘威嚴級戰艦從左右兩邊將“圣迭戈”夾在中間,然后就是劈頭蓋臉地一通炮轟。

    像這樣的艦炮對轟作戰,還是有一些戰術要講究的,比如海漢戰艦的戰術便是先集火打擊對方的炮位,力求在最短時間內削弱乃至消滅對方的反擊能力,如果運氣好命中了炮位附近的火藥桶,那就更是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了。至于西班牙一方,他們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禱下一刻不會被炮彈擊中,這樣還能有機會向敵方再次開火。

    部署在威嚴級戰艦甲板上的十二磅炮主要發射葡萄彈,針對的打擊對象便是敵船的甲板人員,而部署在下層甲板的大口徑艦炮則是用來打擊破壞對方的炮位和船身。在非常短的交火時間內,海漢戰艦發射的炮彈便摧毀了“圣迭戈”號上過半的艦炮,船身上被炸開了幾個面積非常大的豁口,仿佛是被什么怪獸咬掉了一塊似的。

    胡安倒是還幸運地活著,身上甚至都沒什么傷,依然可以指揮作戰,但他身邊的人可就沒這種幸運了,他的兩名副官都在敵艦的炮火打擊中不幸中彈身亡了。所以他只能把自己的勤務兵臨時提拔為副官,讓其傳達自己的命令。只是這個時候“圣迭戈”號上的傷亡人員實在太多,船上很多崗位都已經無人值守,局面快要陷入到失控的狀態了。

    不過這個時候的胡安已經打紅了眼,也顧不上考慮如何撤離戰場了,只是下令船上剩余的船員盡量填補到艦炮所在的位置,不惜一切代價向敵艦繼續開火。

    但要將戰斗決心轉化成戰斗力,并不僅僅只是憑著一股血氣就能實現的,“圣迭戈”號上的西班牙人雖然大多悍不畏死,可這艘船的現狀卻并不足以支撐他們的戰斗決心了。船上的二十多門火炮,這個時候還能保持正常作戰的已經不足十門,或許夾在兩邊的敵艦再進行兩三輪炮擊之后,這僅存的一點火力輸出也會宣告終結。

    果然很快剩下的幾門火炮也被海漢戰艦一一點名,變成了啞炮。胡安自知這番交戰恐怕難以幸免,便下令向船員們發放火槍,準備作最后的抵抗。但這個時候仿佛奇跡出現,兩艘威嚴級戰艦竟然主動駛離了“圣迭戈”號。

    “這一定是上帝聽到了我們的祈禱!”有船員對于這個景象大感不解,只能將其歸結于神跡了。

    但胡安卻不這么認為,他可從來沒聽說海漢人有什么特別的宗教信仰,祈求上帝真的能對這些窮兇極惡的異教徒起作用嗎?那上帝就應該幫助自己早早擊敗他們才對,而不是在絕望關頭才顯靈。海漢威嚴級戰艦的噸位都在一千七百噸以上,幾乎比“圣迭戈”號大了一半。而單側船舷部署的最大艦炮數目可達二十五門,也比“圣迭戈”號足足多出了一倍,至于艦炮的性能和威力,也是海漢一方明顯占優。兩艘威嚴級戰艦從左右兩邊將“圣迭戈”夾在中間,然后就是劈頭蓋臉地一通炮轟。

    像這樣的艦炮對轟作戰,還是有一些戰術要講究的,比如海漢戰艦的戰術便是先集火打擊對方的炮位,力求在最短時間內削弱乃至消滅對方的反擊能力,如果運氣好命中了炮位附近的火藥桶,那就更是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了。至于西班牙一方,他們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禱下一刻不會被炮彈擊中,這樣還能有機會向敵方再次開火。

    部署在威嚴級戰艦甲板上的十二磅炮主要發射葡萄彈,針對的打擊對象便是敵船的甲板人員,而部署在下層甲板的大口徑艦炮則是用來打擊破壞對方的炮位和船身。在非常短的交火時間內,海漢戰艦發射的炮彈便摧毀了“圣迭戈”號上過半的艦炮,船身上被炸開了幾個面積非常大的豁口,仿佛是被什么怪獸咬掉了一塊似的。

    胡安倒是還幸運地活著,身上甚至都沒什么傷,依然可以指揮作戰,但他身邊的人可就沒這種幸運了,他的兩名副官都在敵艦的炮火打擊中不幸中彈身亡了。所以他只能把自己的勤務兵臨時提拔為副官,讓其傳達自己的命令。只是這個時候“圣迭戈”號上的傷亡人員實在太多,船上很多崗位都已經無人值守,局面快要陷入到失控的狀態了。

    不過這個時候的胡安已經打紅了眼,也顧不上考慮如何撤離戰場了,只是下令船上剩余的船員盡量填補到艦炮所在的位置,不惜一切代價向敵艦繼續開火。

    但要將戰斗決心轉化成戰斗力,并不僅僅只是憑著一股血氣就能實現的,“圣迭戈”號上的西班牙人雖然大多悍不畏死,可這艘船的現狀卻并不足以支撐他們的戰斗決心了。船上的二十多門火炮,這個時候還能保持正常作戰的已經不足十門,或許夾在兩邊的敵艦再進行兩三輪炮擊之后,這僅存的一點火力輸出也會宣告終結。

    果然很快剩下的幾門火炮也被海漢戰艦一一點名,變成了啞炮。胡安自知這番交戰恐怕難以幸免,便下令向船員們發放火槍,準備作最后的抵抗。但這個時候仿佛奇跡出現,兩艘威嚴級戰艦竟然主動駛離了“圣迭戈”號。

    “這一定是上帝聽到了我們的祈禱!”有船員對于這個景象大感不解,只能將其歸結于神跡了。

    但胡安卻不這么認為,他可從來沒聽說海漢人有什么特別的宗教信仰,祈求上帝真的能對這些窮兇極惡的異教徒起作用嗎?那上帝就應該幫助自己早早擊敗他們才對,而不是在絕望關頭才顯靈。

    本章完
大赢家篮球比分

<cite id="d1jdf"></cite>
<var id="d1jdf"></var>
<cite id="d1jdf"></cite>
<th id="d1jdf"></th>
<progress id="d1jdf"></progress>
<cite id="d1jdf"></cite><del id="d1jdf"></del>
<cite id="d1jdf"></cite>
<ins id="d1jdf"></ins>
<cite id="d1jdf"></cite>
<cite id="d1jdf"><video id="d1jdf"><menuitem id="d1jdf"></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d1jdf"><span id="d1jdf"></span></menuitem><var id="d1jdf"></var><cite id="d1jdf"><span id="d1jdf"></span></cite>
<var id="d1jdf"></var>

<cite id="d1jdf"></cite>
<var id="d1jdf"></var>
<cite id="d1jdf"></cite>
<th id="d1jdf"></th>
<progress id="d1jdf"></progress>
<cite id="d1jdf"></cite><del id="d1jdf"></del>
<cite id="d1jdf"></cite>
<ins id="d1jdf"></ins>
<cite id="d1jdf"></cite>
<cite id="d1jdf"><video id="d1jdf"><menuitem id="d1jdf"></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d1jdf"><span id="d1jdf"></span></menuitem><var id="d1jdf"></var><cite id="d1jdf"><span id="d1jdf"></span></cite>
<var id="d1jdf"></v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