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1jdf"></cite>
<var id="d1jdf"></var>
<cite id="d1jdf"></cite>
<th id="d1jdf"></th>
<progress id="d1jdf"></progress>
<cite id="d1jdf"></cite><del id="d1jdf"></del>
<cite id="d1jdf"></cite>
<ins id="d1jdf"></ins>
<cite id="d1jdf"></cite>
<cite id="d1jdf"><video id="d1jdf"><menuitem id="d1jdf"></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d1jdf"><span id="d1jdf"></span></menuitem><var id="d1jdf"></var><cite id="d1jdf"><span id="d1jdf"></span></cite>
<var id="d1jdf"></var>
3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斗天武神 > 第2948章 对左尘的裁决
(首发、域名(请记住_3<3^小》说(网)W、ω、ω.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

    左尘深深看了开口的这个老?#19968;?#19968;眼。

    此人一踏入这裁决之塔,?#35009;?#37117;不管,第一句话直接是充满杀机?

    自己来到千道门时间不长,根本就没见过这个人,看来,这人身份不同寻常,必?#30343;?#21644;八长老或者十三长老一脉有关系。

    不过,这个时候左尘暂?#39029;?#40664;,深深看着这群千道门的老不死,他有一定的退路,倒也不至于担心自己会陨落于千道门之内。

    诸多的目光交织而来,尽管有大长老一脉的高手在暗中守护,都有无形的压迫力笼罩而下,换做普通的弟子甚至根本无法承受,会直接跪拜匍匐。

    今天有大麻烦了,左尘估摸着整个千道门中出了那身份至高无上、神秘无比的门主之外,其他人都已经来了。

    “按照规矩,聂青此人以下伐上,敢斩杀十三长老,该当死罪。”

    “我听闻这聂青刚加入千道门就斩杀王昆仑,还挑衅八长老,行事作风更是肆无忌惮,按照规矩,该当打入死寂星域。两罪并存,当斩!”前方传来一个声音,正是之前将左尘压过?#21019;说?#30340;那个虚空殿主。

    随着虚空殿主的开口,就立刻有?#35828;?#22836;:“一切以规矩而论,既是死罪,就当众斩杀,以?#26377;?#23588;。若是规矩都形同虚设,那时间一久,人人都学这聂青行事,我们千道门岂?#30343;?#19968;片大乱?”

    “那就不用说了,该杀!”不远处,八长老也点头道。

    “聂青,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如实禀报而来。”大长老终于开口了。

    “众所周知,我?#30343;?#19968;个新人,之前入宗之后,被分派到了四玄峰内,不过,我前脚刚到四玄峰,就有人出现而来,说是秉承了姜云升的意志,让?#39029;?#26381;。”左尘扫了在场众人一眼,然后露出一抹冷漠的笑:“我虽是新人,但也不至于让人欺负在头顶,我聂青不惹事,但也不会怕事。那两人不长眼敢挑衅我,结果意外之下被大阵所杀,我也是非常惋惜。之后,那姜云升突然现身,要?#27492;?#29572;峰杀我,我知道千道门是讲道理的地方,姜云升如此做法就是违背了规矩。”

    “规矩也要以具体事宜而定,作为新人,该当谦逊、低调,而?#30343;强?#30528;他人的力量肆意妄为,挑战姜云升能够理解,居然还敢杀死十三长老,简直罪该万死。”八长老再度开口,恨不得现在就亲自出手斩杀左尘。

    “八长老所说,这我就不懂了。凭?#35009;?#26032;人就需要谦逊低调,逆?#27492;?#21463;,而姜云升这样的老弟子,却可以肆意出手,强行闯入我的四玄峰呢?”左尘眯着眼眸。

    八长老冷哼一声:“若是你真的靠自身手段击败姜云升,我等自然无话可说,不过,借助大长老的力量肆意妄为,这一点我等可就不能无视了。”

    “八长老这是?#35009;?#24847;思?颠倒黑白吗?我聂青是何等人物,镇压区区一尊姜云升,需要动用大长老留下的力量?”左尘大笑了起来。

    “开启观天?#25285; ?#22823;长老在此时突然道。

    众人前方,一个?#24515;?#30007;子起身,手中执拿着?#24187;?#38236;子。

    将古元力打入这镜子内部之后,便有一道画面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画面内清晰无比地显现出了一幕幕发生过的场景。

    此间众人就看到姜云升杀向四玄峰,然后被杀阵轰击成重伤,差点致死的场面。

    八长老骤然起身,冷哼一声:“大胆聂青,现在还有何可说?”

    “虚空殿主,斩了。”那个一进门就扬言要镇杀左尘的老人,也是冷然开口。

    “诸?#30343;裁?#24847;思?画面在此,光天化日之下,欺负我一个新弟子?这姜云升肆意妄为,挑衅我聂青,自己实力不济,被我打成重伤,现在铁一般的证据在此,依旧要制裁我聂青,是吗?”左尘冷笑开口,同时他终于是提升一丝力量,引动一缕念力,沟通到了体内的十方天剑。

    只需要一个念头,他就可以直接进入十方天剑的内部世界。一但进入其中,左尘敢肯定,就算是圣尊也不可能捕捉自己的踪迹,至于眼前?#25215;?#32769;不死级别的圣王能否发现自己,那就不得而知了,但不管怎样,总要搏一搏,?#30343;?#21527;?

    “你不服?”八长老冷笑:“莫非你接下来就要说这杀阵是你自己亲手布置的?而?#19968;?#35753;自己布置的杀阵沟通到了我们千道门的最强杀阵?”

    “可敢让我证明?”左尘眸光无情。

    “解开对他的镇压!”八长老也是立刻开口。

    片刻之间,左尘就感觉到自己的一身古元力恢复如初,来自于那裁决之刀的压制已经消失了。

    在众人不可?#23478;?#30340;目光下,左尘?#30452;?#38663;颤,直接在前方的半空中连连划开。

    就看到一道又一道?#20102;?#30528;璀璨光芒的符文出现,诸多的符文在凭空出现的随后,就彼此凝聚在了一起,产生某种神秘的力量波动。

    此间众人丝毫不怀疑,如果现在有诸多的材料在手,这个叫做聂青的弟子便能直接凝聚出阵基。

    凭空刻画符文?

    这太过匪夷所思,这已经超出了正常的符文师之手段。

    简而言之这是一种独特的天?#24120;?#33267;少放眼整个千道门以及整个千道大陆来说,诸多的符文师之中,除了眼前的聂青之外,无人能够凭空刻画出符文。

    想要刻画符文,符文刻笔是必须的东西,而且刻画出来的符文还需要特殊的承载之物,哪里会有人和聂青一样,凭空刻画出符文?

    天才,这是一个符文之道的绝世天才。

    在看到左尘的手段之后,在场不少原本口观鼻鼻观心的千道门高手终于为之动容,不能平静。

    “符文手段,也是自身实力的一部分。若是他真的靠自身力?#30475;?#20260;了姜云升,倒也情有可原。”有一个千道门的长老突然开口道,原本他是中立的存在,但此时姿态完全不同。

    他知道一个符文之道的天才有何等的价?#25285;?#32477;对不比元武之道领域的顶级天才差,眼前这个聂青,虽然看似已经修炼了两三千年,但相对于漫长无垠的元武之道这条路来说,还是非常年轻的存在,如果加以培养,未来未必不能成为一尊最顶级的符文师。

    “很好,你居然有这等天?#22330;!?#22823;长老眼前一亮,随后便是继续开口:“这件事,便就此作罢,既然聂青?#24378;?#30528;自身手段击败姜云升,这反而是一件好事,证明我们千道门内多出了一尊元武之道天才、符文之道天才。”

    八长老的?#25104;?#38452;沉到极点,心中犹如吃了屎一样难受,一时间陷入沉默。

    大长老位高权重,手段通玄,若是执意保这个聂青,至少以他八长老的身份还无法违逆。

    ?#20843;?#32618;可免,活罪难逃。无论如何辩解,他动用大长老你的力量斩杀了十三长老,这是铁一般的事?#25285;?#25509;下来,就将他打入死亡星域,在死亡星域思过十年岁月,方?#19978;?#38500;罪孽。”那个从始至终对左尘杀意浓烈的老人冷笑开口,他随后道:“敢杀我星辰大殿的殿主,这种事,本是不可饶恕,不过看在你聂青天赋不凡,尚有一些潜力的份上,就前去死亡星域思过十年吧。”

    ?#20843;?#20129;星域?”左尘略微皱眉。

    显然那不会是?#35009;?#22909;去处,死亡两个字已经可以推测很多东西。

    “三年!”大长老淡淡吐出两个字,看着眼前这个老?#35828;潰骸?#19977;年内聂青不死,一切罪孽消除,这件事本就是姜云升与十三长老自己找事,被猎杀也是应该,若是执意十年责罚,我这个大长老,便是不惜一切,也要帮聂青讨回一个公道。”

    “好,三年便可!”前方那个杀气腾腾的老人露出冷笑,深深看了左尘一眼。

    大长老随后道:“诸位可还有异议?对这哥?#22836;#?#36824;能满意?”

    没有人回应,显然都是默认了这一切,唯有一部分的千道门高层暗自叹息,他?#24378;?#26159;明白死亡星域有多可怕,那片星域说白了就等同于是千道门的牢狱,一旦进入其中,一半个月很多人都受不了,连真正的圣王进入其中,都会被压制,都可能遇到生死危机,更别说这个聂青?#30343;?#22825;?#30343;?#23562;了。

    一旦踏入其中,三年之后,这聂青必然就是一具死尸。

    “聂青,这虽是责罚,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死亡星域内只要?#30343;?#21069;去最深处,撑过三年也是有机会的,而且那就等同于一处历练之地,在其中三年,或许你的境界都会得到提升,?#33258;?#33021;更进一?#21073;?#21464;得更强。”大长老暗中传音给左尘。

    “嗯!”左尘平静点点头。

    大概是无知者无?#32602;?#23545;于那所谓的死亡星域,左尘并没有?#35009;?#24524;惮,甚至?#30343;裁?#24863;觉。

    不过,今天的一切自己记下了,除了那八长老之外,还有几个刚才表态的老人,大概都是千道门的高层长老,另外,那个对自己杀意最浓烈的老人,大?#24597;?#23601;是星辰大殿昔日的殿主,就是林依依口中的那个太上长老,站在姜云升和十三长老背后的存在了。

    这几个月,一定要死,距离他们死去的那一天不会太久远,这几人若是不死,必然就会是心魔,左尘将寝食?#23547;病?br />
    “好,打入死亡星域!”前方有人顿时开口。

    眨眼间,就有人出现,带着左尘冲着裁决之塔的上方而去……。

—\>㈢/㈢`小《`说`网 м.彡\彡\x\s.c/ó—M手机端(sansanxiaoshuowang
大赢家篮球比分

<cite id="d1jdf"></cite>
<var id="d1jdf"></var>
<cite id="d1jdf"></cite>
<th id="d1jdf"></th>
<progress id="d1jdf"></progress>
<cite id="d1jdf"></cite><del id="d1jdf"></del>
<cite id="d1jdf"></cite>
<ins id="d1jdf"></ins>
<cite id="d1jdf"></cite>
<cite id="d1jdf"><video id="d1jdf"><menuitem id="d1jdf"></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d1jdf"><span id="d1jdf"></span></menuitem><var id="d1jdf"></var><cite id="d1jdf"><span id="d1jdf"></span></cite>
<var id="d1jdf"></var>

<cite id="d1jdf"></cite>
<var id="d1jdf"></var>
<cite id="d1jdf"></cite>
<th id="d1jdf"></th>
<progress id="d1jdf"></progress>
<cite id="d1jdf"></cite><del id="d1jdf"></del>
<cite id="d1jdf"></cite>
<ins id="d1jdf"></ins>
<cite id="d1jdf"></cite>
<cite id="d1jdf"><video id="d1jdf"><menuitem id="d1jdf"></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d1jdf"><span id="d1jdf"></span></menuitem><var id="d1jdf"></var><cite id="d1jdf"><span id="d1jdf"></span></cite>
<var id="d1jdf"></var>
中国彩票大奖排行榜 期特码单双 六合单双中特 31选7体彩 福彩七乐彩走势图大星彩票网 江苏快3快彩乐乐网 昨天福彩中奖号码 %准确的特码资料 爱彩网投注数据 2019双色球和值走势图 北京快3走势图跨度 双色球复式好处 通比牛牛棋牌游戏 快乐时时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网上购买彩票中奖怎么领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