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1jdf"></cite>
<var id="d1jdf"></var>
<cite id="d1jdf"></cite>
<th id="d1jdf"></th>
<progress id="d1jdf"></progress>
<cite id="d1jdf"></cite><del id="d1jdf"></del>
<cite id="d1jdf"></cite>
<ins id="d1jdf"></ins>
<cite id="d1jdf"></cite>
<cite id="d1jdf"><video id="d1jdf"><menuitem id="d1jdf"></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d1jdf"><span id="d1jdf"></span></menuitem><var id="d1jdf"></var><cite id="d1jdf"><span id="d1jdf"></span></cite>
<var id="d1jdf"></var>
3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真龙 > 第389章 毁证
(首发、域名(请记住_3<3^小》说(网)W、ω、ω.彡、彡、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

    众人从融合提升之后的喜悦之中冷静下来,宇文天河安排道:

    “事已至此,那就赶紧去虫洞那边看看吧。先打探清楚附近的形势,然后严格控制月圆之夜,禁止有人随便冲到反向界,更要严禁反向界的魔族冲过来。秦尧,那算是你的老地盘儿了,你去一趟吧。”

    “还有我,我!”宇文述学举起了小手儿,“?#27490;?#21496;有老韩在那里坐镇就行了,我这样的大高手呆在办公室里太浪费。”

    宋慈音也表示愿意去看看,因为她对这种魂魄融合的现象非常?#34892;?#36259;。作为一个孜孜不倦的改造者,这为她喜欢的事业打开了一扇新的天地。

    “刚好雪宁也跟着我去,秦尧你多陪陪她。”宋慈音说,“先到学院里面给她办一个长期病假吧,不好再拖了。”

    秦尧点?#35828;?#22836;,事实上他也得回学院里一趟,毕竟以后耽误的时间会非常多。虽然有信心最后时刻可以突击一下考试过关,但学院那边的程序还是要走一下的。

    至于说办理这些事情,对于猎人公司而言当然不难。他们甚至可以凭着警方乃至于安全局的名义,暗中通知学院高层给予足够的支持配合,学院肯定不会阻拦。要知道姚秦这?#33267;?#20013;学学籍都没有的小姑娘,都能被他们硬生生给塞进大学里面来。

    既然说到了姚秦,她当然也没心情学什么习了。“学期才开始啊,课程?#27426;?#23569;的,我也要去看看虫洞。秦尧,给我办个休学。”

    “休你个鬼,你好好读你的书。”秦尧笑道,“我看了看,下个月圆之夜是周日,你要是真想凑热闹就那时候赶过来,平时呆在孤儿院也没意思。”

    “好吧。”心情大好的姚秦眨了眨大眼睛,反正秦尧给还得给她买一堆好吃的,才可能将她锁在学院里面。

    孔?#23376;?#20063;会回学院读书,而苏无求和大家短暂相聚之后也会回到苏城。不过秦尧也留取了他们每人一滴血,融入了血灵石之中,以期待将来说不定能撞见反向界的敌体。

    ……

    但是根据事情的轻重缓急,秦尧并未直接去东华市或者龙城,而是?#24613;?#21435;公孙家族看一看。现在他也是官方机构的代表了,具有处理遗族世界事务的权限,所以他若去调查,公孙家族还真有点难以招架。

    毕竟秦尧现在实力太强且风头正盛,而公孙家族又刚刚死了家主。甚至由于公孙逸群被证实为魔主嫉妒之主,以及此前出?#27490;?#20960;次和魔族勾结的事件,使得整个公孙家族抬不起头来。

    现在连圣教都在主动查办他们,只不过因为总部被袭而导致了查办节奏放缓。

    但是这个时候,一件令秦尧吃惊的事件发生了——

    傲慢之主杀到了公孙家族之中,短短二十分钟之内干掉了圣教派驻的十几名调查执法者,同时又杀死了公孙家族的几个元老级骨干,最终不知道抢掠了什么东西便匆匆离去。

    话说魔主之间存在仇隙倒也是正常,傲慢之主?#24895;妒?#25945;人员也不意外,但是知根知底的秦尧?#21019;?#21628;?#24187;睿?br />
    他刚刚听愤怒之主交代过,说是傲慢之主和嫉妒之主(公孙逸群)从上一世就开始密谋什么东西,而且似乎跟反向界有关。在这个紧急关头,嫉妒之主死在了天魔殿里,傲慢之主为什么对公孙家族出手?

    很显然,可能要灭绝了一些证据,同时也可能要抢走什么东西,而那东西正跟他们几十年来的密谋有关。

    其实秦尧这次选择去公孙家族,多半也是为了这件事。但现在连公孙家族的不少骨干都?#25318;?#20102;,所以秦尧猜测着自己就算去了之后也难有收获。

    不但?#30343;?#33719;,到了公孙家族的族地之后,还险些又跟圣教产生了冲突。因为圣教又死了十几个人正处在气头儿上,带队的执法者又是弘德殿的卫道者。弘德殿卫道者啊,这可谓是秦尧的老冤家了,大家见面能没有火气?

    而且弘德殿最近损失惨重,这个人又是刚刚提拔起来的总教谕,地位类似于当初的杨震霆,正所谓新官上任三把火,明知道秦尧厉害,他也得顶一顶。

    这人名?#34892;?#22825;伦,才?#30343;?#19979;等真裔的修为,虽然距离中等已经不远。由此可以看出,就算圣教的底蕴也开始被慢慢耗竭。堂堂弘德殿最得力的执法部门卫道者,竟然只能用下等真裔来充当总教谕了。

    而且这谢天伦一看就不怎么上台面,长相猥琐不说,动作气?#23460;?#26174;得非常庸俗,更像是一个市井老油条。怎么说呢,气质上有点韩大爷的德行,但人家韩大爷好歹还有点世外高?#35828;?#24847;思,而这人却是连一点意思都没?#23567;?br />
    再加上腮帮子上?#24378;?#40657;痣和上面的一撮毛,?#24378;?#23601;更加破了相了。

    秦尧不知道的是,这?#19968;?#33041;袋倒是活络。眼看着大学士朱赈豪(傲慢之主)和协办大学士孟维夏成了魔族,弘德殿群龙无首的时候,这谢天伦马上?#21019;?#19978;了孟德宣。虽?#24187;?#24503;宣管的是怀?#23454;睿?#20294;毕竟是教尊之下第一人,所以发言权很大。

    而且孟家和朱家一向是盟友,现在朱家说不起话,孟德宣自然也就更有权威性。于是在孟德宣的力荐之下,这送了厚礼的谢天伦被提拔成了卫道者的总教谕之一。显然德不配位,但至少紧急提拔了上来。

    这不,牵扯到调查公孙家族,按道理说抄家灭门可都是?#20160;?#20107;,孟德宣马上将他派遣了过来。

    “就算你是秦尧又怎么样?这案?#28216;?#20204;先接手了!”谢天伦背着手抬着?#24120;?#26126;明想装出一副刚正不阿的态度,但让人怎么看怎么像是一头哮天犬。难看,丑陋,但桀骜还是有的。

    秦尧笑了笑:?#23433;?#24590;么样,因为事情牵扯到了我调查的一桩案子,所以也顺道来看看。你们也知道,我当初之所以开始和圣?#25506;欢瘢?#24456;大一部分原因就在于公孙引兄弟,正是这个家族的人。”

    谢天伦摇头?#25991;裕骸?#20197;前的案子咱们管不着,也不知道。现在咱们双方也在安全局有了协议,谁先接手的案子谁负责。你们总裁宇文天河和我?#24378;孜?#27863;大学士在安全局现场签署的,你们不至于翻脸不?#38505;?#21543;。”

    其实秦尧已经感觉出来了,圣教这帮?#19968;?#23601;算鼓起勇气来跟他顶,也只敢拿出道理来摆弄。所以说,他们连太过于难听的话都不敢说了。

    而想当初,连一个东一区的教谕朱世铎都敢随意揉捏秦尧,这是何等的差距?

    只能说人在社会上走这一遭,只有自己的实力够强了,别人才会怕你敬你,扯其他的都没用。

    见到对方并没?#22812;?#20110;放肆,秦尧也没跟他们一般见识。而且秦尧知道傲慢之主这种大佬一旦出手,必然会把证据消灭得干干净净,连秦尧自己来这里都是抱着有枣没枣打三竿的态度。

    所以他白天选择了退出,以至于谢天伦等人还暗暗兴奋,心道总算送走了秦尧这尊大神。甚至这都成为他们向上?#22534;?#21151;的理由,谢天伦亲?#24895;?#23391;德宣打电话,说自己如何如何周旋,总算阻止了秦尧的干涉,让秦尧知难而退。

    还别说,孟德宣竟然还在电话上表扬了他,可见连孟德宣现在都已经把秦尧视作了至少是他这一级的人物,甚至更高。

    但是,秦尧岂会真的这么好说话?他大白天倒是走了,可是黄昏时分又利用隐字咒?#37027;?#28316;了回来。在这里调查一下,也算是让自己安心离开,免得总是想着傲慢之主在消灭证据的时候是否会存在什么疏漏。

    不过结果还是稍微让人失望,但凡关于反向界的事情,又或者联合祸害图腾世家的事情,任何证据都没?#23567;?#35777;据毁灭得真干净啊,渣都没留。

    其实这反倒进一步证明,傲慢之主和公孙家族在这件事上肯定有图谋,以至于傲慢之主来到这里的目标就是消灭这些痕迹。

    那就算了,反正傲慢之主还活着,以后抓住牠就能?#23388;?#20986;真正的原因了。而且秦尧也窃听了谢天伦?#28909;说?#23545;话,知道圣教也没能从公孙家族搜出什?#24904;?#31206;尧觉得有价值的东西。

    相反,倒是公孙家族蝇营狗苟的事件没少被翻出来。?#28909;?#24590;么向圣教行贿,不仅仅是行贿给傲慢之主朱赈豪,同时还有给孟德宣、颜晴等人行贿,逢年过节定期输送礼物珍玩,这些事儿全都?#30343;?#25945;这些派驻人员查了个清清楚楚。

    至于公孙家族内部那些肮脏事,还有怎么祸害其他江湖遗族,以及欺男霸女、抢夺强卖的事情也是多了去,甚至不乏一些谋杀案件。这种豪族一旦被?#24378;说?#35044;,你会看到平时所想象不出的污秽。

    这些东西,圣教派驻的办案人员已经不敢擅?#23472;?#20027;,因为事情毕竟太过于重大。而且一旦掀开的话,圣教的体面?#26410;媯?#20110;是谢天伦作为一条走狗,少不得又得向孟德宣那边紧?#34987;?#25253;,同时也算是向上?#22534;?#21151;请赏。

    但他不知道的是,隐身的秦尧就在他的身边。

—\>㈢/㈢`小《`说`网 м.彡\彡\x\s.c/ó—M手机端(sansanxiaoshuowang
大赢家篮球比分

<cite id="d1jdf"></cite>
<var id="d1jdf"></var>
<cite id="d1jdf"></cite>
<th id="d1jdf"></th>
<progress id="d1jdf"></progress>
<cite id="d1jdf"></cite><del id="d1jdf"></del>
<cite id="d1jdf"></cite>
<ins id="d1jdf"></ins>
<cite id="d1jdf"></cite>
<cite id="d1jdf"><video id="d1jdf"><menuitem id="d1jdf"></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d1jdf"><span id="d1jdf"></span></menuitem><var id="d1jdf"></var><cite id="d1jdf"><span id="d1jdf"></span></cite>
<var id="d1jdf"></var>

<cite id="d1jdf"></cite>
<var id="d1jdf"></var>
<cite id="d1jdf"></cite>
<th id="d1jdf"></th>
<progress id="d1jdf"></progress>
<cite id="d1jdf"></cite><del id="d1jdf"></del>
<cite id="d1jdf"></cite>
<ins id="d1jdf"></ins>
<cite id="d1jdf"></cite>
<cite id="d1jdf"><video id="d1jdf"><menuitem id="d1jdf"></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d1jdf"><span id="d1jdf"></span></menuitem><var id="d1jdf"></var><cite id="d1jdf"><span id="d1jdf"></span></cite>
<var id="d1jdf"></var>
福彩3d千禧开机号码 香港六合彩期开什么 新疆时时彩 年期买什么特码 广东快乐10分一定牛 甘肃快三走势图表 连码专家网址 足球14场胜负10118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带坐标一一 广西快三开奖结果走势图 上海福彩网时时彩开奖 向月樵娱乐场所 黑龙江p62开奖号 对分斗地主砸金花下载 四川金7乐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