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1jdf"></cite>
<var id="d1jdf"></var>
<cite id="d1jdf"></cite>
<th id="d1jdf"></th>
<progress id="d1jdf"></progress>
<cite id="d1jdf"></cite><del id="d1jdf"></del>
<cite id="d1jdf"></cite>
<ins id="d1jdf"></ins>
<cite id="d1jdf"></cite>
<cite id="d1jdf"><video id="d1jdf"><menuitem id="d1jdf"></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d1jdf"><span id="d1jdf"></span></menuitem><var id="d1jdf"></var><cite id="d1jdf"><span id="d1jdf"></span></cite>
<var id="d1jdf"></var>
3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历驾到 > 第三十六章 众叛亲离
老铁^?#24187;?#38047;^?#20146;?3^3^小^说^网ω`ω`ω.З`З`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

    上一次朱翊钧就说过让东厂查贴大字报的事情,只不过东厂一直也没查到什么,没想到徐德的内厂不但查到了消息,而?#19968;?#25214;到了人,张鲸心里面自?#30343;?#24971;屈的。

    朱翊钧吩咐了徐德继续深挖谣言案,同时也让东厂和内厂继续注意京城的情况。

    张居正府邸。

    作为张居正的儿子,张嗣修可以说是京?#20146;?#39030;级的官二代了。虽然张嗣修是张居正的二子,可是张居正对张嗣修的看中可是一点也不少。

    在刚刚过去的科举之中,张嗣修成为了一甲第二名,也就是榜?#37048;?#24352;嗣修也?#30343;?#20104;了翰?#30452;?#20462;,成为了一位清贵的翰林词臣,也是大明最顶级的预备役官员。

    虽然不屑和嫉妒的人很多,可是张嗣修也不太在意,毕竟巴结他的人更多。

    自从爷爷去世的消息传来,张嗣修也穿戴者孝服在家里面守孝,翰林院那边他没去,但是不代表他不知道。翰林院的人跑到了内阁的事情,张嗣修心里异常的气愤。

    这里面有不少人平日里都是和自己称兄道弟的,现在落井下石起来当真是一点都不留情。

    作为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张嗣修自?#30343;?#24180;轻冲动的,如果?#30343;?#26377;重孝在身,张嗣修估计都要跑到翰林院找这些人理论去了。不过张嗣修依旧在心里面发狠,小人,给我等着。

    “平心静气!”看了一眼自己怒气冲冲的儿子,张居正皱着?#32426;?#21621;斥了一句。

    张嗣修连忙躬身说道:“是,父亲!”

    对于张嗣修来说,父亲不光是他的父亲,也是他的偶像,作为大明的士人,能够做到内阁首辅大学士的有几个,内阁首辅大学士能够做到父亲这种程度的又有几个。

    张嗣修一直?#32714;?#29238;亲的教导,也以父亲为榜样,对于父亲的改革和父亲描绘的愿景,张嗣修坚信不疑。

    “二公子,门房送来了一封信,是给你的。”游七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面托着一封信,径直走到了张嗣修的身边说道:“是您的同年沈懋学沈状元写来的。”

    张嗣修神情一愣,下意识的就转头看向了自己的父亲。

    张居正摆了摆手,示意张嗣修自己处理,这个沈懋学张居正可不陌生,与儿子是同年,同在翰林院,算?#20146;?#24049;给儿子找的帮手。这一次沈懋学也没上书弹劾自己,张居正觉得这个人还不错。

    见到父亲如此态度,张嗣修伸手就接过了?#20598;?#23637;开信纸一看,张嗣修气的手都哆嗦了。

    这封信的内容很简单,先是叙述了一下两个?#35828;?#24773;谊,然后吹捧了一下张嗣修的父亲张居正。这?#20013;?#20449;的方式在官场上很流行,基本上属于必备的格式。

    到了信的后半段,沈懋学画风一转,直接就引用了一句非常著名的话。

    “天子有诤臣,虽无道?#30343;?#20854;天下。父有诤子,虽无道不陷于不义。故云子不可不诤于父,臣不可不诤于君。”

    沈懋学从大义的方向说明了张居正夺情的恶果,同时也在说张嗣修,你应该上书反?#38405;?#29238;亲夺情,否则你就?#30343;?#35812;子,眼看着父亲做错事不劝说,你这是不孝。

    说白了就是鼓动张嗣修上奏折,反对自己的父亲张居正夺情。

    见儿子看信看得?#25104;?#21457;黑,手直哆嗦,张居正脸也沉了下来,示意游七将儿子手中的信拿过来。游七也不敢怠慢,连忙把信拿了过来递给了张居正。

    张居正拿过信一看,狠狠的一拍桌子,震的茶碗都稀里哗啦响。

    上一次吴中行来送奏折,张居正也没有如此生气,这一次张居正真的被沈懋学给气到了。你自己的状元怎么来的你不知道?现在居然做下如此恶毒的事情。

    沈懋学的险恶用心张居正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这就是想让自己众叛亲离啊!

    学生弹劾自己也就算了,如果儿子也弹劾自己,?#20146;?#24049;如何自处?别说自处了,自己不羞愧的自杀都算是?#31216;?#21402;了,张居正怎么可能不生气。

    张居正心里面也是暗自发狠,你们给我等着!

    此时此刻张居正也坚定了夺情的想法,如果自己不夺情,还不知道这些人会怎么对自己。自己只有夺情,只有在首辅大学士的位置上,这些人才拿自己没有办法。

    张居正坚定自己夺情心思的时候,又有人上奏折弹劾张居正,这两个人就是刑部主事沈思孝和刑部员外郎艾穆同时上了奏折,弹劾张居正夺情。

    原本这两?#35828;?#23448;职也不大,弹劾也算不上什?#21019;?#20107;情,但是两个?#35828;?#36523;份却不一般。

    前面上书弹劾的是张居正的学生,而这一次的两个人是张居正的同乡,同为湖北江陵人。

    大明官场里面的三大铁,同年、同乡和同窗,在官场里面那都?#19988;?#23432;望相助的。东林党虽然叫东林?#24120;?#21487;是他起于江南,大概位置在金陵扬州一带。

    东林党能够成立并做大,依靠的就是同年同乡和同?#21834;?br />
    到了后来,包括齐浙楚?#24120;?#36824;有晋?#22478;氐常?#36825;些朋党全都?#19988;?#38752;同年同乡和同窗,其中同乡更是主力。也?#19988;?#20026;这个,后来产生了一个词汇,名叫乡?#24120;?#24847;思就是同乡为?#22330;?br />
    大明官场上弹劾同乡的事情,那就像是学生弹劾老师一样。

    尤其是张居正是内阁首辅大学士的情况下,这就说明张居正距离众叛亲离人神共愤不远了。

    你自己的家乡人都不认同你,这可是很?#29616;?#30340;一件事情。

    消息很快传开了,随后就有不少人上书弹劾沈思孝,这些人都是张居正的人。从沈思孝弹劾开始,阻力突然就大了起来,张居正开始反击了。

    很快就有了结果,沈思孝和艾穆也和前面的赵用贤吴中行一样,直接被锦衣卫下了昭狱。意思很明显,夺情夺定了,你们谁弹劾就收拾谁。

    到了这个时候,张居正夺情事件正式爆发了起来,两方人马摆开?#24503;恚?#20934;备大干一场了。

    在事情闹大了之后,京城里面突然流传起了一首诗词,说是诗词,其实很简单,但是影响却很大,比前面的对联“日月并明,万国仰大明天子;丘山为岳,四方颂太?#32769;?#20844;。”都大,如果说这副对联是暗喻张居正欺君罔上,那这首诗就是摆明了说张居正欺君罔上了。

    这首诗讽刺的是张居正让儿子中举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整个京城。

    老牛舐犊,爱子谁无?野鸟为鸾,欺君特甚!

    这首诗的意思很简单,老牛用舌头舔自己心爱的小牛,有哪个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29275;?#21487;让野鸟冒充凤凰,让?#30343;?#20040;学问的儿子都高高地考取了榜眼,这么欺骗皇上,也太过分了吧!

    最后面的一句“欺君特甚”,已经是在指着张居正的?#20146;?#39554;了,你就是欺君罔上的佞臣奸臣。

    紫禁城,文华殿。

    朱翊钧听着张鲸向他汇报,从始?#26519;?#33080;上的笑容都没消失,神情丝毫不变。

    张鲸越说身子越低,皇爷现在这个样子,可真的是不代表他不生气,他现在可害怕牵连到自己的身上。另外张鲸也担心皇爷生张居正的气,毕竟这些人说然说的过分,可是并?#30343;?#26080;的放矢啊!

    等到张鲸说完了,朱翊钧淡笑着转头看向了徐德。

    “又是上一次散?#23478;?#35328;的那些人?”朱翊钧看着徐德,开口问道。

    “回皇爷,还是他们!”徐德点了头说道。

    朱翊钧点?#35828;?#22836;,淡淡的说道:?#30333;?#20154;吧!你们内厂的人在暗处,让东厂的人去抓,朕不想再看这些人兴风作浪了。全都抓起来,然后给朕好好的审一审。”

    ?#21322;?#20498;要看看,到底是谁这?#21019;?#30340;胆子,居然敢做这样的事情。”

    “是,皇爷,奴婢这就去办!”徐德答应了一声,转头看了一眼张鲸。

    大明的两位特务头子对视了一眼,随即就分开了,两个人都知道皇爷对这件事情多看?#23567;?#21150;好了,那是大功一件,办不好,那就是死路一条了。

    朱翊钧目送着离开的张鲸和徐德,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这件事情到了该了结的时候了。

    现在事情闹腾到这个地步,是该自己这个皇帝站出来的时候了。如果事情在不平息,那就会有很大的麻?#24120;?#20851;键是朱翊钧也看出来了,对方对付张居正可是无所不用其极。

    有几句话说得好,要想对付恶人,那你就要比他更恶。

    张居正在夺情事件之后的做法,估计就是领悟了这个道理,可是这?#30343;?#26417;翊钧想看的。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大明首辅,他不应?#27809;?#22312;这些宵小的伎俩上面。

    第二天,皇宫里面传出来了圣旨,吴中?#23567;?#36213;用贤、沈思孝和艾穆四个人,廷?#21149;?#21313;。四个人罢官为民,废除功名,永不叙用,圣旨可以说是相当严厉的。

    尤其是废除功名,永不叙用八个字,等于直接断送了四个?#35828;?#23448;途。

    罢官?#30343;裁创?#19981;了,以后还能起复,可是废除功名,那就等于废除了四个?#35828;?#20986;身,从此以后没了功名,只能成为普通百姓了,士?#35828;?#24453;遇剥夺一空。

3`3`小`说`网 м.3^3^x^s.cóм值得收藏无广告ろろ小說
大赢家篮球比分

<cite id="d1jdf"></cite>
<var id="d1jdf"></var>
<cite id="d1jdf"></cite>
<th id="d1jdf"></th>
<progress id="d1jdf"></progress>
<cite id="d1jdf"></cite><del id="d1jdf"></del>
<cite id="d1jdf"></cite>
<ins id="d1jdf"></ins>
<cite id="d1jdf"></cite>
<cite id="d1jdf"><video id="d1jdf"><menuitem id="d1jdf"></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d1jdf"><span id="d1jdf"></span></menuitem><var id="d1jdf"></var><cite id="d1jdf"><span id="d1jdf"></span></cite>
<var id="d1jdf"></var>

<cite id="d1jdf"></cite>
<var id="d1jdf"></var>
<cite id="d1jdf"></cite>
<th id="d1jdf"></th>
<progress id="d1jdf"></progress>
<cite id="d1jdf"></cite><del id="d1jdf"></del>
<cite id="d1jdf"></cite>
<ins id="d1jdf"></ins>
<cite id="d1jdf"></cite>
<cite id="d1jdf"><video id="d1jdf"><menuitem id="d1jdf"></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d1jdf"><span id="d1jdf"></span></menuitem><var id="d1jdf"></var><cite id="d1jdf"><span id="d1jdf"></span></cite>
<var id="d1jdf"></var>
天津11选5开奖 淘宝彩票合买中奖了奖金怎么领取 浙江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福彩3d和值走势图2000 网上投注北单彩票 吉林十一选五前三直历史遗漏 天津泳坛夺金直播 彩票哥 娱乐棋牌 福建时时彩几个有中奖 qq四川麻将作弊器 球探网足球指数旧版的 推牌九技巧压牌口诀 黑龙江p62开奖结果今天晚上 5元刮刮乐甜蜜蜜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