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e id="d1jdf"></cite>
<var id="d1jdf"></var>
<cite id="d1jdf"></cite>
<th id="d1jdf"></th>
<progress id="d1jdf"></progress>
<cite id="d1jdf"></cite><del id="d1jdf"></del>
<cite id="d1jdf"></cite>
<ins id="d1jdf"></ins>
<cite id="d1jdf"></cite>
<cite id="d1jdf"><video id="d1jdf"><menuitem id="d1jdf"></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d1jdf"><span id="d1jdf"></span></menuitem><var id="d1jdf"></var><cite id="d1jdf"><span id="d1jdf"></span></cite>
<var id="d1jdf"></var>
3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万历驾到 > 第四十六章 政治正确
老铁^?#24187;?#38047;^记住 3^3^小^说^网ω`ω`ω.З`З`x`s.c`o`м文字更新^速度最駃

    对于外面怎么猜测自己,张居正知道自己没法管,也管不住,自己只能用事实说话。出了张府,轿子直奔皇宫,坐在轿子上,张居正一边闭目养神,一边琢磨这这件事情该怎么了结。

    说实话,张居正这一次没想到冯保盯上的是高拱,如果早知道这一点,张居正早就出手了。

    来到慈宁宫,张居正发现皇上也在这里,给皇上和太后见过礼之后,张居正坐在了太监搬过来的?#39318;?#19978;。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冯保,张居正面无表情。

    朱翊钧坐在那里看着张居正和冯保,发现这两个人丝毫没有异常。冯保依旧带着他那淡淡的笑容,至于张居正也依旧严肃而没有表情。

    “张师傅,你如此着急进宫,所谓何事啊?”李太后看着张居正,开口说道。

    对于张居正进宫所谓何事,李太后当然清楚,可是他不想就这件事情谈什么。无论是谁想针对自己母子都不想,何况高拱本来就?#30343;?#20160;么好东西。

    “如果是为高拱求情,那就不用说了!”李太后也不想张居正下不来台,索性就先堵死这条路。

    张居正脸色丝毫不变,不过瞥了一眼冯保,见冯保一脸的得色,张居正开口说道:“启禀太后娘娘,臣?#30343;?#26469;给高拱求情的,牵扯到谋刺大案,无论牵扯到谁都不能不查。”

    “高拱虽?#30343;?#21069;内阁首辅大学士,跟?#21152;?#21516;时先帝王邸旧臣,但是私?#30343;?#31169;交,怎么可以因私废公?”

    “臣身为内阁首辅大学士,自然不会做这样的事情,而?#39029;记?#22863;,无论是谁,不许上奏折给高拱求情。谋刺大案,求情就是不忠,枉为人臣。”

    张居正说得掷地有声,把所有人都说蒙了,连李太后都有些迟疑。

    不过迟疑之后,李太后看向张居正的目光就柔和了不少。哪怕是张居正是来给高拱求情的,李太后也能理解,但是心里肯定不高兴,现在就不一样了。

    张居正是和自己站在一边的,并且大公无私,这才是好臣子啊!

    朱翊钧看了一眼自己的?#19979;瑁?#21448;看了看冯保,心中叹了一口气,这?#36735;?#27604;起张居正,这差的?#30343;?#19968;点半点啊!怪不得冯保后来熄了和张居正争斗的心思,原来是被打服了。

    张居正这话说的多敞亮,掷地有声,一副忠君臣子的模样。

    自己的?#19979;?#19968;直心里面都不踏实,毕竟孤儿寡母的,害怕!可是有了张居正这话就不一样了,如此懂大局,如此忠心,还愿意和自己站在一边的内阁首辅,这能让?#19979;?#24515;安啊!

    怪不得?#19979;?#37027;么信任张居正,也怪不得?#19979;?#21518;来被人传绯闻。

    只不过朱翊钧对这个绯闻?#30452;?#30041;态度,当然了,或许有些小?#29992;粒?#20294;是估计也就是友达之上,恋人未满。至于什么睡龙床,甚至自己是张居正和?#19979;?#30340;私生子,绝对是无稽之谈了。

    张居正做内阁首辅的时候,不但收税,还有考成法,在位十年的时间,被考成法弄回家的官,足足有几千人。

    这些人可都是读书人,可以想象他们会怎么写东西骂张居正。连高拱在临死之前都写了一本书,直接把张居正给黑了一个底掉。堂堂首辅大学士都如此,何况别人。

    前世的明?#29301;?#20320;要是没有几个黑粉,没有几个水军黑你,你好意思说自己是明星。

    “张师傅所言有道理,就按照张师傅所奏吧!”李太后觉得张居正说的很有道理,就该这么办,于是点?#35828;?#22836;,直接赞同了张居正的想法。

    朱翊钧叹了一口气,这就是高明之处啊!?#21019;?#21040;?#22235;?#30340;,也唱了高调。

    张居正的目的朱翊钧看出来一些,明显就是在保护那些文官,或者说是在稳定局势。那些言官什么尿性,张居正在清楚不过了。肯定很多人在摩拳擦掌,在?#24613;?#20914;锋陷阵上奏?#37048;?br />
    无论是挨廷?#28982;?#26159;被贬斥,那都是刷声望刷的飞起。

    为高拱求情,弹劾冯保,多么好的机会,可是张居正知道,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这么发展。真要是这么做了,除了激怒李太后,卵用都没用。

    在这件事情上,李太后的态度很清楚,有人刺杀我的儿子,绝对不能轻?#27169;?#26080;论是谁。

    李太后虽?#30343;?#22826;后,可是她也是一个母亲,这个时候你和她说其他的,她能听得进去才怪了。你们为高拱求情,说什?#21019;?#36947;理,她怎么可能不生气。

    张居正这种事情经历的多了,皇家这种生物很奇怪,你越是反对,他越要做,这里面包含着一条普世道理,那就是皇家尊严不容侵犯,谁都不?#23567;?br />
    闹到最后,那就脱离了事件本身了,而是演变成君臣夺权了。

    当然了,有的人看不到,有的人不在乎,可是张居正要在乎啊!

    索性就封死?#22235;?#20204;上奏的路,老实待着,别捣乱,同时张居正也觉得整顿言官迫在眉睫了。以前就想,?#30343;?#19968;直耽搁,现在看来一定要马上收?#21834;?br />
    同时这么做也在防着冯保,鬼知道冯保会不会让人上奏折弹劾自己,然后力保高拱,以冯保的做法,他绝对干的出来。真的掀起宫内宫外之争,那一代权?#19997;?#23450;就出现了。

    这个道理朱翊钧很清楚,后世的魏忠贤,还?#30343;?#22240;为他老爹当上皇帝之后,弄了一个东林?#25345;?#27491;盈朝,然后天启皇帝就没法玩了,直接搞出了一个魏忠贤,弄出了一个?#35828;場?br />
    崇祯皇帝又听了鼓吹,又弄出一个东林?#25345;?#27491;盈朝,杀了魏忠贤,灭了?#35828;常?#23436;了大明就完了。

    看了一眼冯保,朱翊钧又看了看张居正,这一次的事情就是一个拐点。如果张居正没弄过冯保,那事情就会滑向另外一个方向,显然冯保?#30343;悄强?#26009;,也?#30343;?#24352;居正的对手。

    对于张居正的提议,冯保气的鼓鼓的,可是却不知道怎么反对,毕竟张居正说的有道理啊!打着的旗号也很大,很正确。

    朱翊钧突?#24187;?#30333;了一件事情,或者说是想起了一个词,那就是:政治正确!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在政治正确的前提下进?#23567;?br />
3`3`小`说`网 м.3^3^x^s.cóм值得收藏无广告ろろ小說
大赢家篮球比分

<cite id="d1jdf"></cite>
<var id="d1jdf"></var>
<cite id="d1jdf"></cite>
<th id="d1jdf"></th>
<progress id="d1jdf"></progress>
<cite id="d1jdf"></cite><del id="d1jdf"></del>
<cite id="d1jdf"></cite>
<ins id="d1jdf"></ins>
<cite id="d1jdf"></cite>
<cite id="d1jdf"><video id="d1jdf"><menuitem id="d1jdf"></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d1jdf"><span id="d1jdf"></span></menuitem><var id="d1jdf"></var><cite id="d1jdf"><span id="d1jdf"></span></cite>
<var id="d1jdf"></var>

<cite id="d1jdf"></cite>
<var id="d1jdf"></var>
<cite id="d1jdf"></cite>
<th id="d1jdf"></th>
<progress id="d1jdf"></progress>
<cite id="d1jdf"></cite><del id="d1jdf"></del>
<cite id="d1jdf"></cite>
<ins id="d1jdf"></ins>
<cite id="d1jdf"></cite>
<cite id="d1jdf"><video id="d1jdf"><menuitem id="d1jdf"></menuitem></video></cite>
<menuitem id="d1jdf"><span id="d1jdf"></span></menuitem><var id="d1jdf"></var><cite id="d1jdf"><span id="d1jdf"></span></cite>
<var id="d1jdf"></var>
广西十一选五所有组合 湖北30选5开奖查询结果 四川金7乐历史走势图 新疆十一选五彩票控 篮球混合过关要全中 快速赛车3 直通车 浙江快乐彩走势图今天开奖全部结果 3的开奖结果 温州娱乐场所应聘公主 黑龙江十一选五前一最大遗漏 吉林快3开奖走势图 山东群英会时时彩网 重庆时时彩官方网站 上海快3最新开奖上